中国汽车业进入非常时刻 多地“限购松绑”救市

2019-06-10 22:26:19

中国汽车产销量2019年延续了2018年以来的负增长,且下滑走势有增无减,同比降幅达到两位数,对于中国车市来说,“救市”已经刻不容缓。

有分析认为,汽车业当前未必是真正的“寒冬”(图源:VCG)

据中国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北京时间6月11日报道,在中国汽车人眼中的“不确定”,不仅仅是指销量的下滑,而是指在品牌放低身段、大幅降价的情况下,销量仍难有起色。更可怕的是,在各品牌不同力度的折扣促销下,终端市场价格体系早已混乱,叠加7月1日起多个省市即将“禁售”国五排放标准车型,中国车市风雨飘摇。

随着十余省市“国五”向“国六”切换的日期临近,降价促销的压力进一步增加。部分地区由于库存较大、需求不及预期,清库诉求更为紧迫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降价促销更是司空见惯,甚至车企也频繁加入到降价的队伍中来,除此之外,车企还在通过扩大内部员工价优惠幅度等方式降低库存。

此外,2018年下半年以来,汽车行业的人事变动逐渐频繁起来,全球各大主流车企如通用、福特、本田、捷豹路虎等相继宣布裁员、关厂,2019年中国国内车企也开始或直接或间接地控制成本。

某汽车行业猎头顾问人表示,2019年中国很多车企调整了人员结构,他接触更多的是车企管理层,在汽车销量下滑的情况下,车企一面是减少了原先的新招职位需求,另一面是对原来的团队进行调薪。

对于中国车市来说,“救市”已经刻不容缓。显然,仅仅靠车企和产业链上下游的努力,这个冬天不会很快过去。

6月6日,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、生态环境部、商务部印发了《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(2019-2020年)》(《实施方案》),重点对汽车等三个领域提出了消费刺激措施,文件从汽车的研发、限购、农村汽车消费、二手车流通、汽车金融、充电桩、停车场等不同维度给予了支持。

其中,引起最大反响的是放宽限购政策。《实施方案》提出,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,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政府应根据城市交通拥堵、污染治理、交通需求管控效果,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。

而在《实施方案》发布之前,就已经有汽车限购地区率先实施了限购“松绑”措施。6月初,广州、深圳宣布,从2019年6月到2020年12月,两市各增加中小客车增量指标10万个、8万个。消息一出,各方紧盯其他城市的政策动向,尤其是北京、上海等同样限购但市场需求较大的城市。

需要指出的是,考虑到当前各大城市的交通情况,即便限购“松绑”,也不能解决汽车销量下降的问题。有分析指出,现在有限购的城市每年增加10万个车牌指标,大概也只能释放100万的增量需求,而目前全年大概会有300万辆销量的“缺口”。

截至目前,北京、上海尚未出台类似的政策,不过《实施方案》另一项关于新能源汽车限购政策同样引发了关注。文件指出,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、限购,已实行的应当取消。

新能源汽车有望进一步成为“拯救”汽车市场的重要角色。当前,在整体汽车市场销量下滑的背景下,新能源汽车逆市增长,而部分城市尚有一大波新能源汽车需求尚未释放,例如北京。

事实上,地方对新能源汽车的限制较少,而北京采取“轮候”配置的方式,例如2019年只给了个人消费者5.4万个额度,这被认为是变相限购。若北京能完全取消新能源汽车的限购,对大声“叫卖”的汽车市场也是一种利好。

不过,业内对北京完全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并不乐观。汽车分析师曹鹤表示:“北京市的交通压力由来已久。政策理论上是要完全放开的,但北京会照单全收吗?”他分析,北京市最多会给新能源汽车增加一部分指标,而不是完全放开。

客观而言,新能源汽车尚处于发展的起步阶段,即便放开限制,对于当前的汽车市场而言也是“远水救不了近火”。

不过,从汽车行业的发展轨迹来看,当前未必是真正的“寒冬”。在2019中国汽车重庆论坛上,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汽车行业委员会会长王侠表示,目前不少人惊呼汽车产业进入了“最坏的时代”,但与此同时,新势力仍然在不断进入,海内外资本仍然在不断进入,新技术、新模式、新人才仍然在不断进入,说汽车产业进入了“最好的时代”也不为过。

当变革进入深水区,对车企而言,无疑面临更严峻的形势,和更严苛的考验,但对整个汽车行业而言,他认为,只会加速淘汰落后产能、加速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步伐。

「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」
编辑:宛然

评论

【声明】评论应与内容相关,如含有侮辱、淫秽等词语的字句,将不予发表。